2019年三月份民生、维权大事件梳理

2019-04-01

2019年的三月很不平静。一方面,事故频发,民生多艰;另一方面,群众维权,风起云涌。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吧。


一、事故频发,民生多艰

◆3月21日,江苏响水化工厂大爆炸。

3月21日14时48分,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天嘉宜化工厂(生产农药)发生爆炸事故。官方报称,截至2019年3月25日,事故已造成78人死亡。

从当地百姓发布的视频图片来看,许多群众被炸得血肉模糊,连孩子也不能幸免——化工厂附近有三所小学两所幼儿园。

事发后,官方启用“新响水经验”,企图掩盖事实:流血图片一张不报,击落记者无人机,抓捕环保志愿者。

3月27日甚至出现了这样的事:一名受难群众的父亲被炸死,响水地方官员却限制他们人身自由,并且殴打她的丈夫和年老的母亲!

受伤群众被关被打

老百姓已经受伤殒命了,政府官员竟然还用暴力对待受难群众的方式捂盖子!为了乌纱帽和“维稳”,竟然可以打受难群众!真是刽子手、屠夫!让人民流血的人就是这些官僚!

◆3月31日,江苏又发生工厂爆炸案!

当天上午7点左右,昆山汉鼎精密金属有限公司发生废金属燃爆事故,造成7死5伤。

◆“3.15”左右,食品安全问题频发。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小学部食堂,福建工业大学食堂、西北莜面村、华莱士、外婆家、周黑鸭等食堂或餐饮店,都在3月15日左右曝出食品安全问题。为什么食品安全事件频发?

二、学校侵权,学生维权

◆3月11日,湖北天门中学生维权。

3月11日,湖北省天门职业学院的1300多名中学生上街游行。这些17岁左右的学生被学校骗去读书。他们交了高额学费并迁了户口,却落不了户, 无法报名高考,学校隐瞒此事直到报考前。

学生们跟学校和教育局协商,屡遭推诿,不得不拉起横幅上街。湖北警方用拳脚、盾牌和电棍将他们暴力清场。

事后,部分维权学生被学校开除。校方声称:学生拿不到毕业证, 责任在学生自己。

这些孩子大多是贫苦的工民子弟。谎言和暴力不仅是压迫这一代的工农,还要压迫下一代的工农,这是自毁未来。然而,学生们已经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觉醒。

◆3月12日,成都七实小学部食堂用发霉食物,家长维权遭清场

3月12号以来,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曝出食品安全问题:学校小学部一年费用五万,却默许承包商使用发霉食材;东窗事发后,甚至想要临时销毁证据,结果被家长发现。3月13日早上,愤怒的家长们在校门口集结起来讨说法,遭到警察暴力清场,有的被打,有的被喷辣椒水,有的被抓进派出所“教育”。

清场后,官媒迅速反应:3月14日发文辟除“六大谣言”;3月17日发文称,有三名家长寻衅滋事,伪造食材照片发布到网上;同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声称受害学生体检无明显异常。

以上种种充分证明了什么叫做“官媒姓官”。

◆3月25日,鸡西市腾飞学校家长维权。

腾飞社区是黑龙江鸡西市各区矿拆迁户的安置社区。政府几年前答应居民在此建设小学和初中。眼看腾飞学校就要建成了,但是政府却突然取消该校的小学和初中,只保留高中部,部分校舍拨给精英小学使用。许多父母当年响应政府号召搬家到这里,都在期盼着政府能兑现承诺。政府现在出尔反尔,如何叫人不愤怒!

维权现场视频(需要翻墙观看):https://twitter.com/jasic_worker/status/1110166866012430336

◆3月21日,晋城市凤兰学校被处罚——违规招生,导致数百名学生无学籍

山西省晋城市凤兰学校为追求利润,虚假宣传、违规招生,导致数百名学生上到高二才发现自己没有学籍。该校是经市教育局批准的全日制民办学校,集普高、职高、初中、小学教育为一体。学校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制度“严”明。

现在看来,市教育局批准、制度“严”明,就是个笑话,民办学校的本质不过“赚钱”二字。

◆陶崇园去世一周年,王攀赔65万“买命”。

3月25日,陶崇园姐姐发微博称,弟弟被导师王攀精神虐待致死的案子有了结果,王攀赔65万并向陶崇园父母念道歉信。

陶崇园读研期间,王攀利用导师权利,要求他叫爸爸、送饭、按摩,并阻碍他毕业。陶崇园被逼到精神崩溃,于去年3月26日跳楼自杀。

65万买不回陶崇园的生命,王攀还是继续做他的老师,祸害其他学生。

◆3月26日,上海交大博导辱骂学生“垃圾”。

上海交大博导倪冰冰被曝压榨辱骂学生:“垃圾一样的东西,有什么资格休息”

◆3月28日,华北电力大学院长戴松元被曝性侵女老师,骚扰女学生。

3月12日,华电可再生能源院长戴松元被曝性侵女教师,今日又被曝出性骚扰女学生!华北电力大学校方目前仍未回应。

高校导师压迫学生的现象如此普遍,说明这不是个人师德问题,而是制度问题,是权力不公的问题。

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学生是社会的未来。可是我们的学生上不了放心学,吃不了卫生菜。剥削压榨的大手从来不会放过下一代,只有反抗才是出路。

三、工人维权,左翼受压

◆3月20日,新生代两名编辑被捕,只因帮助湖南尘肺工人维权。

3月20日凌晨一点,新生代编辑危志立(小危)被广东警方秘密抓捕,抓捕时警察称其“反党反革命”。另两名主编老木、包子分别与近日和1月初被捕。三名同志被捕的原因都是支持尘肺病工人维权!

◆3月21日,左翼学者柴晓明被南京国安抓捕,理由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

◆3月26日,邯郸天津钢铁厂工人罢工,反对私营资本入股改制。

3月23日、24日,河北邯郸市涉县的天津铁厂有数千名职工罢工游行,抗议私企入股过程中整改不善、待遇下降的问题。河北省调动数千名警力进行镇压,全面封锁现场,多名工人被抓、被打伤。

据维权工人说:“本以为天铁通过混改,我们能改变生活,改变收入!可是经过了一个多月来 ,德龙集团管理人员从未谈及民生问题,各种手段压榨工人、变相裁人!通过一些方法逼退工人自己辞职!还没有进来几天,公司高管先后配了几辆奥迪车与大众帕萨特汽车,工人和干部收入差距太大。”

视频:工人集会提出诉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AzjXslbyC0

◆3月末,华人程序员网上维权,反对996工作制的压榨。

3月26日起,华人程序员创建了“996.ICU”项目,反对996工作制,项目目前已获14万人点“star”支持。

程序员们因长期超长加班、无偿加班,职业病、猝死如影随行。资本家无视劳动法,视996为标配。这次网上行动,是程序员反抗资本压迫的先声

◆4月初,庭审佳士建会工人或遭庭审!

声援团近日得到消息称:被捕的几名工人同志将在近日接受庭审。不抓不判黑老板黑警察黑官员,却抓捕和审判讨薪民工、维权老兵、建会工人!公检法究竟为谁服务?声援团必将斗争到底!

在这些大事件中,官府的逻辑是很明白的——维稳,把事情压下来。摆出许多官话套话,甩锅到个别替罪羊身上;禁止媒体报导非官方的声音,删除群众自己发的帖子;要是这还压不下来,就派出警察进行镇压。回顾整个三月,官商学警的勾结便暴露无遗。

但,从来是压迫就有反抗。如此之多的民生事故,一次次扯下了官方虚伪的面纱;如此之多的群体反抗,更是动摇了资本家和官僚的统治基础。民心向背,一眼便知。

工人们,同志们,用笔揭露吧,用嘴呼号吧,用行动反抗吧!不要让类似响水的惨剧再次发生,不要让学生们孩子们再次受苦。未来要解放,全靠我们自己。投入到群众反抗运动的大潮中吧!

Read More

转载||程序员宣言——“放下键盘,看看谁是信息时代的主人”

2019-03-31

全世界程序员,联合起来

我们已经连续加班三周了。

小张的台式机依旧调成仰视的角度——恐怕他退休前都得这样——之前天天低头看笔记本,颈椎的生理曲度早就没了。kelly又网购了几瓶人工泪液,一瓶50块,用来缓解干眼症。大卫这两天倒是有幸请假,不过听说他只能趴在床上——腰椎间盘突出的急性期,其它姿势都会让人痛到腿麻。

另外,这里没有什么带薪病假,996的加班费能发就不错了。

昨晚下班后,我和女朋友看电影的计划泡汤了。老板晚上8点告诉我:“你这两天在公司睡,凌晨三点下班还打车回家干吗。和女朋友看电影?二十岁的人要什么社交,要奋斗!我劝你分了,影响工作影响前程。”

我心中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一线城市的程序员,加班节奏就是终日“996”(甚至是9、10、7)。一个月六千的工资,每天15块的饭补,只能租得起500块一月、10人合租的房,远不足以弥补被榨走的青春、健康甚至生命。

确实不用谈什么女朋友——六千的工资,连治疗腰颈椎病的费用都不一定付得起——这种病都是终身的,年轻人从业两三年就很容易患上。不过更关键的是:哪有时间和精力呢,不猝死就不错了——

No sleep, no sex, no life。

讣告.PNG

梦里都是代码.PNG

我本以为要在这样绝望的境地中度过一生,直到“996.ICU”出现在了github上。

是谁在压迫我们?

违法公司名单.PNG

资本家。

当然,不只是他们,还有网警——github已经遭遇了删帖。在这场劳资纠纷中,警察站在哪一边,非常清楚。

我们加了那么多班,赶了那么多项目,付出了那么多劳动,还是只拿到那么点工资。我们给老板创造了那么多利润,他还要让我们免费加班,加到三四点,加到礼拜天。顶嘴,要被炒;发帖,要被删。 我们没钱、没地位、没话语权,甚至没了健康,没了生命——我们就要一无所有了。

“程序员也是无产阶级!”

我们已经做出了线上的尝试,呼吁落实劳动法,举报了违法企业。到今天,996.icu已经有11万的star了。

然而,如果光靠线上就行,那github就不会被删帖,老板也说不出“爱干不干,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

怎么办?

既然我们也是无产阶级,那我们不如问问替我们说话的人:

工人想要拿高一点的工资或者不同意降低工资, 厂主就会回答说:走你的吧,门外有的是挨饿的人,工资低他们也乐意干

的确如此,在工人 还没有争得法律保护,还不能对资本家进行反抗的行业里,大家可以看到,工作日竟长达17——19小时。假如工人不起来反抗资本家,争不到限制厂主横行霸道的法律,资本家就会拼命压迫工人,压迫之深甚至在奴隶制和农奴制时期也未曾有过。

工人们看到,单独一个人是完全没有力量的,而且 在资本的压迫下随时都面临死亡的威胁,于是他们就联合起来反抗厂主。工人开始罢工了。

在工人单独同厂主打交道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道地的奴隶,永远要为一小块面包来替别人工作,永远要做一名驯服的、不说话的奴仆。 但是工人联合起来提出自己的要求,拒绝服从腰包满满的大亨,这时工人就不再是奴隶,他们已经是人了,他们开始要求他们的劳动不专门用来使一小撮寄生虫发财,而是要用来 让工人过人的生活

罢工总是使资本家胆战心惊,因为罢工开始动摇了他们的统治。

每一次罢工都提醒资本家,真正的主人不是他们自己,而是愈来愈响亮地宣告自己的权利的工人。每一次罢工都提醒工人,他们的处境不是没有希望的,他们并不孤立

靠剥削几代工人的劳动而积起百万家财的厂主,连增加一点点工资都不肯,甚至还打算降低工资,而在工人起来反抗的时候竟把成千上万个饥饿的家庭抛上街头, 在这个时候工人就清楚地看到,整个资本家阶级是整个工人阶级的敌人,工人只有依靠自己,依靠自己的联合。” ——列宁《谈谈罢工》,1899年

真的一模一样。

不反抗,就意味着“工作996,生病ICU”;事实又已经证明,线上反抗力量不足。那么,为了不猝死在键盘前,我们就必须有线下的斗争,我们就必须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要想让劳动法落地,就得让罢工落地。

没有联合罢工,就不足以根本改变我们的处境,不足以使我们脱离颈椎病和猝死的威胁。

怎么操作?我们并不是没有反抗网警监控的手段:我们的代码技术不光可以用来给老板卖命,还可以用来让自己活命。团结协作,秘密联系;趁着十万点赞的浪潮,抓住时机,集体放下键盘——让资本家和警察知道,谁才是信息时代真正的主人。

程序员同志们,现在到了为生命而抗争的时候了。与ICU和猝死相比,就算因为罢工而被炒,又算什么呢?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消灭996,拒绝ICU!”

“我们要生命,我们要生活!”

“全世界程序员,联合起来!”


作者后记:

刚加班三个周下来,我本来已经熬不住了,老板连我陪女朋友的时间都要管!!!直到“996.icu”出现在github上

敬发起人一杯酒(不喝茶,怕挂)终于等到这一天,程序员也能实现联合,真的,只有联合起来,人家才拿我们当个人看


他们删帖,我们联合

放下键盘,我愿为我们共同的权益尽绵薄之力

联合起来!!!


P.S:这是我帮别人发的,看完文章以后我最大的感触就是题目那句话,“放下键盘,看看谁是信息时代的主人”。过去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办法改变这现实,所以就只能默默忍受。但是我们其实不是没有力量,程序员们连信息时代都能创建出来,只要大家能团结起来,难道还会怕不能改变“996”!

也欢迎大家私戳我的telegram

Read More

庭审佳士工人:反动派的末路,进步者的新天

2019-03-29

“7•27”暴力抓捕已经过去了八个月。声援团近日得到消息称:被捕的几名工人同志将在近日接受庭审!

从数次暴力清场抓捕,到两度炮制“认罪视频”以颠倒黑白,再到如今竟又要审判建会工人——黑厂、公检法、政府、官媒,联合行动、轮流出马,在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实施了对国家主人的无耻镇压。试问:你们究竟为谁服务?

我们先来看看公检法给建会工人安了什么罪名:扰乱社会秩序、非法组织、境外势力、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个个都是重罪。这也充分说明,他们非常害怕工人建工会。

但宪法和工会法明明就摆在那,为什么他们却始终不承认工人有建工会的政治权利?

理由很简单:如果工人阶级建起自己的工会,就能团结起来,说话就有了分量;老板就不能无视劳动法,不能任意罚款,超时加班,打骂侮辱,随便开除。而这些公检法政的官僚分子,根本就不代表工人阶级的利益——他们首先为着自己的乌纱帽服务,其次为着保护老板的钱袋,也就是为自己的GDP、财税和政绩而服务。

然而,官僚们惧怕的不单是建工会:工人建工会,厂子一开,警察一打,看守所一关,往往就被压下去了。就像工人讨薪的时候,警察总是举着盾牌站在最前面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扣上一个寻衅滋事的罪名把人带走——底层老百姓也都知道,警察就是维稳的工具,当官的为了自己的腰包没少跟老百姓对着干。因此,奋起反抗的例子通常不多,官僚们也就不怕。

可是佳士的建会工友更不怕!

被打了,被抓了,被侮辱了,我们就是要说出来,揭露出来。人活一口气,我们明明没错,为什么要忍气吞声?他们不怕谎言和暴力,还引得社会正义人士纷纷声援。这样一来,底层群众就要联合了,官僚们就真的怕了,他的压迫统治就更加摇摇欲坠了——所以他们要给工人判重罪啊。

越是这样,公检法政的反动势力就越是撕烂自己虚伪的面纱。抓捕、抹黑、审判,对我们来说,这不是污点,而是勋章。

只要还看见有工人因为请假被罚款,因为工伤被开除,甚至因为讨不到工钱要去跳楼,我们就不可能停下斗争的脚步。

“悲哀不能使我意志消沉,愤怒不能使我丧失理智,暴力不能使我屈服退缩,污蔑不能使我低头接受!”

同志们,接过狱中同志的火把吧,接过被捕工人的利剑吧! 拿起我们的笔,放开我们的喉咙,去揭露嚣张的老板、维稳的公检法、压榨人的制度吧!

这不是战斗的结束,而只是一个开始,觉醒了的中国工人,将向世界展现我们强大的勇气和力量——砸碎铁锁链、建立光明新世界的力量!

Read More

声援新生代编辑:黑暗无边 战友并肩

2019-03-26

3月20日凌晨一点,新生代编辑危志立在去往父母家的路上,被埋伏的广东警方秘密抓捕。警察不许他和父母多说话,不许他收拾些衣物带走,甚至不许他上厕所。他被抄了家、戴上手铐,从此音讯全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