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在庆祝教师节,我却在伟人故里被“教育”

2018-09-12

我是北京语言大学2016级本科生胡姣慧,一名热爱社会主义的青年。

9月9日,在我们开国领袖毛主席忌日这天,我来到伟人故里——韶山铜像广场,和其他几名同学、深圳工友一起缅怀他。

在我们进行纪念活动过程中,几个韶山冲派出所的便衣和國保在一旁,拿手机对着我们拍视频。然而,他们这样关注我们,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歌声和朗诵令他们感动。

他们走到我们面前,喝斥道:“《国际歌》《团结就是力量》这种红歌,不准唱!”我们质疑为何要禁止,带头警察直言“不准唱就是不准唱!”

jwsl.png

上午的活动结束之后,他们一直紧跟我们离开。大概中午十二点左右,我们走到一个路口,突然几辆警车停在我们面前。

穿制服的警察没有说话,几个便衣立刻把我们围起来。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招呼我们,说要请我们吃饭,可我们根本不认识他。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们问他是谁,他说是本地人,请我们吃家常饭,大概说了七八遍,后来还找了个自称是农家乐老板的人来助阵,都被我们坚决退辞掉了。

不打你.png

请客没有奏效,警察马上就变脸了。这时穿制服的警察突然动身了,说要查我们身份证,我们觉得很奇怪,怎么突然又是请吃饭,又是查身份证。我们要求他们给出理由,但是他们说就是要查,没有理由。

话音未落,他们立即动手,一拥而上,直接暴力绑我们上车,两个人扭一个人,还有孙帅东同学直接被三四个大汉摁到了地上。

现场图片.jpg

整个过程,警察的钓鱼操作相当娴熟,职业素养令人啧啧称奇。先是警察边强硬态度、边动手与帅东发生肢体接触;在我们的同学阻拦其触碰帅东后,早在一旁“等候良机”的#乙马上过来抓住帅东的手,称其“袭警”;听到指令的其他警察蜂拥而上……

随后,我们被强行带到韶山冲派出所的一个会议室,讽刺的是,会议室墙上写着“和为贵”。

和为贵.jpg

我们质问警察:纪念毛主席有什么错,凭什么抓我们?他们拒绝回答,只是强硬要求我们交出身份证手机,把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一个同学直接被他们摁在桌子上。

赤色歹徒.png

后来我们被分开带走,单独关在询问室。押我下去的那个警察非常流氓,一直用韶山方言骂骂咧咧,叫嚷着“你听不懂人话啊”。把我摁到座椅上之后,他还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地说 :“老子脾气不好,你不要惹老子生气”,我反问道:“这是人民警察说的话吗?谁是老子,你是老子吗?”

他说:“对,我就是老子。”

老子.png

后来来了一个警察,把我的身份证手机收走了,然后说要调查情况,坐下来就开始问,但不做任何笔录。我反问他我犯了什么罪,纪念毛主席有什么错。他一直拒绝回答我这个问题,一直在强调,他们是警察,想调查就调查,可以不给出理由。

我拒绝了他的询问,他居然给我带上了手铐!后来在我的义正言辞的要求下,他才给我解开。我一直问他为什么抓我们,为什么要调查我们,最后他说,我们在广场上的活动被怀疑是某种别有用心的活动,我们做了一些不恰当的事情。

黑人问号.jpg

我觉得很可笑,我们就唱红歌、喊纪念毛主席的口号、举横幅,广场上纪念主席的人都是这样做的,有什么用心。他说还有我不知道的,他也不知道。但是既然要调查我们肯定是有理由的,所以我只需要配合就好。然后他就详细地问我的个人信息,一直在问我来韶山到底是谁组织的?可是9月9日来韶山纪念主席需要谁组织呢?很多怀念主席的人都会在这一天来韶山啊!

神秘势力.png

一整天被辱骂、押送,我当时头很痛,很昏。可他还是一直在逼问我有什么组织,他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就被激怒了。后来,早上拍我们的那个國保也进来了。他早上非常凶,我们拍他的时候,他甚至要冲上来抢手机。他坐在警察旁边,咋唬我们。我很生气,就凶了回去,他的态度就软下来了。

后来,他们再次要求搜身,交出所有物品,简直就是毫无理由地侵犯我的个人隐私,被我拒绝了。结果他们派了一位女警,强行搜身!

旁边的警察开始对我做笔录,因为我一直激烈抗议,他就不像之前那样凶了。他详细问了我唱了什么歌,我问他是不是唱《国际歌》有问题,他没说话。随后,他详细地记录了我们的横幅内容、唱歌曲目、口号內容。

那个國保问了我很多杂七杂八、莫名其妙的问题。他们翻看了我的手机,问我为什么装翻墙软件,还问我为什么不留长指甲(女孩子一般都留)。我被关在这里已经快一天了!就是来陪你们聊天的吗?

7.png

那个佩戴党徽的警察问我“你觉得共产主义那种理想的情况能达到吗,消灭私有制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大家都是为了利益。”一直在试图让我接受他的观点:现在社会有多么多么好,多么幸福,没有人过得不好,深圳的事是别有用心的人造谣造出来的。我当时就在想,一个国家的公职人员都不相信这个国家的最高理想了,这也太可怕了!

到了晚上十点多,终于有警察透露说,要放我们走了,让我们先在这里睡觉,第二天再走。我们被锁在候问室,很多警察就在外面看着我们,还把我的眼镜拿走了。第二天早上,我去上厕所,#察居然要求我敞开门!我很愤怒,斥问他:“昨天刚刚才搜过身,我身上已经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而且我又不是罪犯!”结果一个男警察居然说,“你要上就上,不上就拉倒,这个都忍受不了,你还做什么大事情。”

8.jpg

这都是什么混账逻辑、歪理邪说!我们到底犯了什么法?要抓我们至今没给一个正当理由,关押我们接近24小时!连正常上个厕所都要被这般侮辱!韶山和深圳的警察简直就是一丘之貉!

接近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我被通知可以走了。在我之前其他同学陆陆续续被接走了,有的是当地公安局,有的是家长。这里的警方想尽快甩摊子,说让我自己走,接收人就签我自己的名字。他拿来我的手机,要我删除他们抓人的视频。我问他,把我们关进来24个小时,要不要给一个理由和结果。他说理由就是不可以在公共场所演讲,不可以举横幅提到深圳工人。还说我们涉嫌扰乱公共秩序???

难道我们所有人都不能纪念毛主席吗?

后来我的学校领导、一个辅导员、一个学生处老师,还有北京市的警察一起到了。下午六点,我爸妈、浮梁县一名國保,景德镇市一个支队长,居然还有福建晋江(我爸妈工作的地方)的警察也都到了。就差深圳没来人。

9.png

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学生,不远万里,赶到韶山、专程悼念毛主席,唱了几首歌,说了几句话,有扰乱任何社会公共秩序吗?至于兴师动众地叫了这么多人来吗?

作为毛主席家乡的人民警察,你们对工人所遭受的不公待遇毫不在乎,反而这么害怕为工友说话的学生,你们到底为谁服务呢?

我必须要把我们在9月9日遭到的暴行揭露出来!

让大家看看,在毛主席亲手缔造的人民共和国,在毛主席的出生地湖南韶山,戴着毛主席头像和党徽的韶山警察,是怎样对待热爱社会主义、热爱毛主席,高唱纪念毛主席歌曲的学生工人!



关于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网址更新实时信息以及翻墙防封锁访问方法,请下拉至文章页最下方查看!为支持进步学子共同关注传播扩散!

Read More

9.9韶山铜像广场的这一幕,毛主席看到一定会动怒! ——参加毛主席纪念活动的学生、工人被韶山警方扣押全过程

2018-09-11

我是北京语言大学2016级本科生胡姣慧。

9月9日,开国领袖毛主席忌日那天,我来到韶山铜像广场,和其他几名同学、深圳工友一起缅怀他。

在我们的纪念活动过程中,就有几个韶山冲派出所的便衣和國保在给我们拍视频照片,还不断打扰我们,不允许我们唱歌,甚至不允许我们讲话。我们当时唱的是《国际歌》《团结就是力量》还有其他红歌,很不理解为什么红歌都不能唱。

jwsl.png

上午的活动结束之后,他们一直跟踪我们,大概中午十二点左右,我们走到一个路口,突然几辆警车停在我们面前,但是穿制服的警察没有说话,几个便衣立刻把我们围起来。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招呼我们,说要请我们吃饭,可我们根本不认识。我们问他是谁,他说是本地人,请我们吃家常饭,大概说了七八遍,后来还找了个自称是农家乐老板的人来叫我们,但是我们坚持拒绝。

不打你.png

这时穿制服的警察突然动身了,说要查我们身份证,我们觉得很奇怪,怎么突然又是请吃饭,又是查身份证。我们要求他们给出理由,但是他们说就是要查,没有理由。话音未落,他们立即动手,一拥而上,直接暴力绑我们上车,两个人扭一个人,还有孙帅东同学直接被三四个大汉摁到了地上。

然后我们就到了韶山冲派出所一个会议室,我们质问他们:纪念毛主席有什么错,凭什么抓我们?他们拒绝回答,只是强硬要求我们交出身份证手机,把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

这实在是太不能接受了!我们只是在广场上拉了横幅,唱了红歌,纪念毛主席,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他们凭什么这么对待我们。可是他们态度非常蛮横,很凶。有的警察直接指着我们的鼻子,威胁要动手,有一个同学直接被他们摁在桌子上。

赤色歹徒.png

后来我们被一个一个带走,被单独关在询问室。押我下去的那个警察非常流氓,一直用韶山方言骂骂咧咧,口里叫嚷着“你听不懂人话啊”,把我摁到座椅上之后,还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地说 :“老子脾气不好,你不要惹老子生气”,我反问道:“这是人民警察说的话吗?谁是老子,你是老子吗?”

他说:“对,我就是老子。”

老子.png

后来来了一个警察,把我的身份证手机收走了,然后说要调查情况,坐下来就开始问,但不做任何笔录。他问我各种信息,我反问他我犯了什么罪,纪念毛主席有什么错。他一直拒绝回答我这个问题,一直在强调,他们是警察,想调查就调查,可以不给出理由。

我拒绝了他的询问,他居然给我带上了手铐!后来在我的严正要求下,才给我解开。我一直问他什么理由抓我们,为什么要调查我们,最后他说,我们在广场上的活动被怀疑是某种别有用心的活动,我们做了一些不恰当的事情。

黑人问号.jpg

我觉得很可笑,我们就唱红歌、喊纪念毛主席的口号、举横幅,广场上纪念主席的人都是这样做的,有什么用心。他说还有我不知道的,他也不知道。但是既然要调查我们肯定是有理由的,所以我只需要配合就好。然后他就详细地问我的个人信息,一直在问我来韶山到底是谁组织的?可是9月9日来韶山纪念主席需要谁组织呢?很多怀念主席的人都会在这一天来韶山啊!

神秘势力.png

在一整天被辱骂、押送的状态下,我当时头很痛,很昏。可他还是一直在逼问我有什么组织,他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就被激怒了。后来,早上拍我们的那个國保也进来了,他早上非常凶,我们拍他的时候,他甚至要冲上来抢手机。他坐在民警旁边,很凶地问我一些情况。我也很生气,就凶了回去。然后他的态度就软下来了。

后来,他们又要求搜身,交出所有物品,简直就是毫无理由地侵犯我的个人隐私,被我拒绝了。结果他们派了一位女警,强行搜身!

随后这名警察就开始对我做询问笔录,因为我刚刚一直抗议得比较激烈,他就不像之前那样凶了。他详细问了我唱了什么歌,我问他是不是唱《国际歌》有问题,他没说话,还详细地记录了我们的横幅内容、唱歌曲目、口号內容。

那个國保问了我很多杂七杂八,莫名其妙的问题。他们翻看了我的手机,问我为什么装翻墙软件,还问我为什么不留长指甲(女孩子一般都留)。我被关在这里已经快一天了!就是来陪你们聊天的吗?

陪聊.png

那个佩戴党徽的民警问我“你觉得共产主义那种理想的情况能达到吗,消灭私有制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大家都是为了利益。”一直在试图和我说,现在社会有多么多么好,多么幸福。我当时就在想,一个国家里面的公务人员都不相信这个国家的最高理想了,这也太可怕了!

到了晚上十点多,终于有民警透露说,要放我们走了,让我们先在这里睡觉,第二天再走。我们被锁在候问室,很多民警就在外面看着我们,还把我的眼镜拿走了。第二天早上,我去上厕所,民警居然要求我敞开门。昨天刚刚才搜过身,我身上已经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而且我又不是罪犯!结果一个男警官居然说,“你要上就上,不上就拉倒,这个都忍受不了,你还做什么大事情。”

厚颜无耻.jpg

这都是什么混账逻辑、歪理邪说?我们到底犯了什么法?要抓我们至今没给一个正当理由,关押我们接近24小时。已经说可以放人之后的这段时间内,关着我们,还限制上厕所是不是违法?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接近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我被通知可以走了。在我之前其他同学陆陆续续被接走了,有的是当地公安局,有的是家长。这里的警方想尽快甩摊子,说让我自己走,接收人就签我自己的名字。他拿来我的手机,要我删除他们抓人的视频。我问他,把我们关进来24个小时,要不要给一个理由和结果。他说理由就是不可以在公共场所演讲,不可以举横幅提到深圳工人。还说我们涉嫌扰乱公共秩序???

难道我们所有人都不能纪念毛主席吗?

后来我的学校领导、一个辅导员、一个学生处老师,还有北京市的警察一起到了。下午六点,我爸妈、浮梁县一名國保,景德镇市一个支队长,居然还有福建晋江(我爸妈工作的地方)的警察也都到了。就差深圳没来人。

公安.png

我不就是去韶山纪念了一下毛主席吗?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学生,唱了几首歌,说了几句话,有扰乱任何社会公共秩序吗?至于兴师动众地叫了这么多人来吗?

作为毛主席家乡的人民警察,你们对工人所遭受的不公待遇毫不在乎,反而这么害怕为工友说话的学生,你们到底为谁服务呢?

我必须要把我们在9月9日遭到的暴行揭露出来!

让大家看看,在毛主席亲手缔造的人民共和国,在毛主席的出生地湖南韶山,戴着毛主席头像和党徽的韶山警察,是怎样对待热爱社会主义、热爱毛主席,高唱纪念毛主席歌曲的学生工人!


关于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网址更新实时信息以及翻墙防封锁访问方法,请下拉至文章页最下方查看!为支持进步学子共同关注传播扩散!

Read More

【9.11傍晚急讯 | 7.27被捕工人工人黄兰凤居所被东莞警方包围!火力声援!】

2018-09-11

9.11日下午6时许,“7.27被捕工人”黄兰凤在东莞居所遭遇东莞警方包围,门口楼顶都有警察,黑势力妄图强行挟走黄兰凤。

黄兰凤自拍视频文字整理:

大家好,我叫黄兰凤,是7.27被捕工人。

现在我丈夫余浚聪还在看守所里面。

现在我住房这里:楼下、楼顶、还有门口都是警察,等一下他们可能会把我带走,但是我不怕,我会坚持到底!

请网友火力声援,要求东莞警方立即停止此行为,并保证黄兰凤的人身安全和自由!

东莞市公安局 0769-22222107

东莞报警电话 0769-110

东莞市长热线 0769-12345



关于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网址更新实时信息以及翻墙防封锁访问方法,请下拉至文章页最下方查看!为支持进步学子共同关注传播扩散!

Read More

建会工人刘鹏华妻子伍双:看这人间炼狱,就知道为什么我们要誓死抗争

2018-09-10
VectorImage_2018-09-10_061425.jpg

我是伍双,深圳佳士公司建会工人代表刘鹏华的妻子,深圳坪山大工业区乐得利钟表厂的工人,以前也在佳士的流水线上做过普工。

9月3日,被刑拘37天后,我重见天日,可同时收到我的丈夫刘鹏华被正式逮捕的消息。

在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里,我切身体验到了“人间炼狱”的生活。

我进去的第一天,就被“仓”里的场景惊到了。狭小闭塞的空间,竟然足足睡了45个人,床板上和地上都挤满了。进门以后,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睡哪儿?”站班人员为我安排了地方,在进门处,那个地方不是长方形也不是正方形,是三角形,腿没有办法伸直。睡觉时把胳膊放在旁边,那是不可能的,两条胳膊只能放在头顶,或者和旁边的人堆叠在一起,又挤又热,不能翻身,无法入睡。

吃喝拉撒睡全在一起,厕所也在屋子里面,那里不断涌出来一股臭味,仓里不通风,那种异味让人快要窒息。

这里四壁肮脏幽暗,几乎与外界隔绝。人住在里面,就像住在一个大型坟墓一样。

这的确是坟墓,是囚禁活人的坟墓。既然连要建工会的工人都可以被送到这里,不知还有多少含冤者也被囚在这里。那坚硬的水泥墙面上,还能找到歪歪斜斜的文字。”恨”、”仇”、”苦”、”老天爷”等。这些绝望的文字上还有点点红色,因为它们是用手指刻成的。

2018年7月27日,因为我声援了被警察和黑社会殴打的丈夫,我被刑事拘留;因为我不认罪,我坚信建会工友没有错,我一直被关了37天,是刑事拘留的最长的期限。

在进看守所之前,手铐和脚镣都戴了一遍,没想到,我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者,竟然像拍大片一样,“享受”和电视剧里面一样的待遇。

除了铁器摩擦皮肤带来的疼痛,紧接着,我们还要面临来自看守所“掌权者”的打击,他们的目的是摧毁所有坐牢者的意志,逼迫我们乖顺、向“掌权者”乞食。

第二天,由于是刚进去,我什么日用品都没有,只能向其他狱友借,然后再通过帮别人打工(干活)来还,或是等自己有钱了再去还。就这样,靠着借的东西,我开始了囚徒生活。

这里五花八门的惩罚制度比工厂里还要多,被罚站是家常便饭。要是稍微有点不满和反抗,有的是苦头给你吃。轻则不让写信、不让买东西,重则会让你生不如死。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想象得到,我们仓里有个女生,就因为和管教顶了几句嘴,她的眼睛就被喷了辣椒水!平时被辣椒辣到手,都像火烧一般疼,喷到眼睛里该是怎样的感觉啊。几天时间里,她的眼睛都是红肿的状态,无法睁开。

另外一个仓里也有女孩子受到了特别对待,她不仅仅是眼睛被喷了辣椒水,还被戴上了特制的手铐和脚镣,就是有一根铁链,把手铐和脚镣连接起来。铁链是故意设计成很短的,让你走路的时候必须弯着腰,睡觉的时候只能像狗一样蜷着身子睡。

看守所中,管教与犯人之间,界线分明,等级森严,维持这一秩序的主要靠“体罚”;其次是”好处”。

如何讨得管教的喜欢呢?只要你家有钱,你懂得孝敬,你就会少受一些皮肉之苦。不仅如此,你自己也要努力当好”乖女儿”、“乖儿子”,对管教就要像对自己再生父母一样,必恭必敬,听从教诲,端茶倒水洗衣按摩,样样都要做。

唯有抛弃自己做人的一切尊严,你才能在这里找到生路。愿意做奴才的人叫“识时务”,仍还想保留一点自尊的就惨了,就成为了这里的另类,在主子眼里,你连猪狗都不如。

侮辱你怎么样!喷辣椒水又怎么样!体罚你、虐待你,你只能认命。因为,这里是看守所,是禁区。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所有文明社会的法律法规到这里都失效。我掌权我就是法律,到这里来只准“老老实实,规规矩矩”。

囚徒没有尊严体现在方方面面,我们排队拿了饭,不能马上就吃,要等所有人都拿了饭,等吃饭铃响了之后才能蹲在一起吃。蹲在我旁边的一个女孩说:“我们家对狗就是这样的,叫你吃你才能吃。他们就是不把我们当人。”

她说的一点都没有错,看守所里,厕所也不是你想上就能上的。晚上看新闻时间不许上厕所,吃零食时间不能上大号。有天吃零食的时候,有一个姑娘肚子不舒服,必须要马上上厕所,她害怕被骂被体罚,一开始强忍着,但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去上了厕所。结果,马上就有管教过来找她了,罚站一个班,不管怎么求情都没有用。

在里面,监视器被安装在包括厕所的每一个角落,一个仓里就有四个高清摄像头。它是“掌权者”的一部分,它要随时随地的盯住你,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在你手触摸不到的地方,它看着你,让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人的视线中。

有时还会有人来看守所参观,他们从二楼铁窗外看向我们,就算有人上厕所,也是一样的,该怎么看就怎么看。狱友说,我们就像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关在铁笼子里,供别人来参观。想想也没错,如果人没有尊严,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龙岗区看守所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这次我深深体会到这个地狱的滋味。这里装满了泪水,不知还有多少为了声张正义、维护权益的打工者曾在这里痛哭,生存在惨无人道的管制中,绝望地等待着审判的到来。在押人员的权利得不到丝毫保障,毫无尊严可言,这跟国民党的集中营有什么区别?

在一个底层人民权益不被保护的环境、在一个黑恶势力为所欲为的环境,龙岗区看守所,只是人间地狱的一个缩影。

他们对我肉体上的伤害不能使我接受并服从他们的权威。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打了我该打的仗,他们绞尽脑汁也找不到我违法的依据,就白白关了我37天之久,还要继续关着我的丈夫和那些要建工会的工友们!

我一定会继续抗争,决不妥协,直到我的丈夫和所有工友都获得一个公道!请和我一起加入联署抗议,发送【姓名+职务】至邮箱:jiashishengyuantuan@gmail.com



关于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网址更新实时信息以及翻墙防封锁访问方法,请下拉至文章页最下方查看!为支持进步学子共同关注传播扩散!

Read More

抗议书联名名单更新,截至9月9日凌晨;全球百名学者共同联名,继续声援!

2018-09-09

联署人:

古正华 新四军老战士

吴敬堂 通钢退休老工人

宋 英 退休老工人

张耀祖 北京

潘 毅 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老 田 左翼学者

郝贵生 学者

郑楚然 女权主义者

沈梦雨 汽配工人 中山大学数学与计算科学硕士

张圣业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毕业生

杨珺中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毕业生

冯 歌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展振振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孙帅东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郑 博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曹 旸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王瀚枢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冯俊杰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伍 旭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王俊琪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张震林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张子依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张小玉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薛子威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大学生

陈可欣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人大学生

严梓豪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人大学生

杨舒涵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人大学生

吕奇晟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科学生

胡姣慧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北语学生

胡弘菲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南大学生

杨 凯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南大学生

李 彤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南大学生

李传凯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安财毕业生

杜瑞通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中大学生

谢冬珉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学生

林皋赫(化名)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学生

李文之(化名)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学生

李嘉治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周 锐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学生

李博文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李政南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黄 波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东莞工人

胡清书 开封毛泽东思想读书会

张玉法 开封毛泽东思想读书会

耿风波 开封毛泽东思想读书会

党从言 开封毛泽东思想读书会

李凤宣 开封毛泽东思想读书会

陈士奇 开封毛泽东思想读书会

代淑云 开封毛泽东思想读书会

苏国民 开封毛泽东思想读书会

聂记保 开封毛泽东思想读书会

李敬国 开封毛泽东思想读书会

胡秀丽 开封毛泽东思想读书会

赵志国 开封毛泽东思想读书会

贾世杰 北大学生

宣 弘 北大学生

李子怡 北大学生

张子尉 北大学生

林子涵 北大学生

杨玮鈜 北大学生

胡乔杰 中共党员

柳 泉 蚁族之声网编辑

项观奇 德国 中国共产党人 驻国际协调代表

向 东 加拿大 工人

边文淼 个体户

曾庆洪 重庆市渝西中学学生

胡志科 自由职业者

陈松龄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闫炳汝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欧阳章楠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漫漫沙漠 济南客运公司客运司机

招泳棋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赵东民 西安梧桐物业公司办公室主任

汪永开 北京开元盛达装饰有限公司创始人(中国红色家装联盟发起人)

谭睿雄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李沐函 创惠 测试人员

郭天傲 北京大学学生

何乔平 湖南株洲

李 伟 陕西高校2017届毕业生

王子浩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国 安 广东东莞工人

或 明 广东东莞工人

张子正 甘肃省天水市

肖 剑 北京大学学生

梁 友 工人

杜泽虎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易 宏 广东,自由人

陈梓康 学生

石云杰(化名)海南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学生

刘 岳(化名)北京大学学生

刘斌 甘肃天水华天科技工人

王庆民 学生

倪世忠 贵州安顺公民

胡崟骐 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学生

孔维根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李颖 退休

王世伟 北京大学学生

李妍婷 北京语言大学学生

张子涵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单意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严明宇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张长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高辰 新汶矿业职工大学学生

严岳(化名)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李妍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熊韧凯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许茗(化名)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张德然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王羽嘉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谢星炜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洪剑辉 深圳退休高级工程师

廉泽玉 自由职业

张向阳(化名)香港大学学生

刘正(化名)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闫霁虹 宣化科技职业学院学生

舒宏毅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巩杰 马列毛主义者

李云鹏 大学生

王珊珊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新新 河南开封 自由职业

余洋 北大学生

赵杰 银川 学生

许方 西安 自由职业者

田宵星 西北大学学生

吴建奎 山西工人

梁永正 霍州煤电集团工人

妄谨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马赛儿 银川市 自由职业者

刘心怡 学生

叶永发 军训教官

周德才 小店店员

郑嵘 北京学生

吴探索 酒业销售业务员

王成 南开大学学生

张蓉 北京语言大学学生

刘钊(化名)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倪世忠 贵州安顺 自由公民

翁心磊 南京高等职业技术学校学生

美芳 汽配厂工人

李伟 北京大学学生

禹博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刘启融 吉林外国语大学学生

伊卡洛斯(化名) 中国 大学生

穆赞博 学生

林意荃 南京师范大学学生

陈扬(化名) 广东学生

张若(化名) 广东学生

筱亮 在校大学生

王靖尧 西电学生

王嘉睿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温淼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生

廖军伟(化名)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张德旺 北京科技大学学生

赵明山 广州越秀物业工人

王西红 农民

孔令涛 腾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市分公司 行政部组长

马璇伊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葛兰北(化名)南方科技大学树仁书院学生

钟振宇 南宁市第三中学学生

杨伟 九江市中学教师 中共党员

孙光贤 日本留学生

小妍(化名) 广东学生

陈默(化名)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张晓鹰 上海 退休

小五(化名)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陈瀚 学生

梁清龙 深圳 自由职业者

黄雨璇 福建 学生

常兆隆 边复习边打工的学生

杨旻洁 学生

平心 工人

李文(化名)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红星闪耀(化名) 石家庄 工人

璃络(化名) 北京大学学生

左岸 苏州 农民工

向前进(化名)重庆 教师

路石 河南 民工

韦亚妮 广西

常爱秋 北京 中学教师

陈重 北京大学学生

于一銮(化名)北京科技大学学生

卢忠江 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

李香珍 退休工人

朱建明 广东广州 库管员

陈成 河南 企业管理

陈波 武汉 纳兰文萃编辑 (支持深圳建会工人正义合法行为,支持声援团学生,各级层人士的正义行为。他们没有破坏国家安全,没有打砸黄毒黑,不影响社会安全,仅仅是与资本家的雇佣合法维权。国家不能动用警察抓捕升级,一边倒打压违法暴力抓捕!必须无罪释放所有工人,学生。必须保证他们生命人身安全,恢复工人工作,学生学习。不得无或借故开除厂籍学籍,中央纪委清查地方警察各级领导,是否收资本家买凶的贿,故意把事态扩大陷害打压学生工人,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

修远兮(化名)陕西西安 中石化职工

朱重禹 深圳 模具工人

朝阳(化名) 广州 汽配工人

付纪辉 退休工人

孟宪达 江苏徐州 市民

感恩先烈(化名)南昌 退休工人

王昌济 军工国企退休职工

蓝礼 湖南 农民

原林 社会主义者

于明 山东威海 工人

刘靖 北京语言大学学生

徐雯迪 北京语言大学学生

陈景祥 徐州 机械工

熊岳汉 北京大学学生

李兰 北京 画家、作家

牟青(化名) 贵州 教育者

廉晓雪 襄阳 粮食局职工 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成员

张伟 软件工程师

隋文奇 陕西师范大学学生

阿秋姐(化名)广西 自由职业者

王恒 湖南 翻译

郭骆飞 湖北宜昌 改制失业工人,工程师

王正中 湖南长沙 企退老工人

路秀纳 河南南阳 施工人员

蒋幸福 上海嘉定区 中青旅物业公司管理

星光(化名) 山东烟台

王永钊 湖北 自由职业者

李兆慧(化名)南开大学学生

胡旭 江苏常州 普工

熊蕾 北京学生

杨新华 湖南 衡东人

田仪(化名) 北京语言大学学生

肖婕诗 北京科技大学学生

星火(化名) 广州商学院学生

颜黎明 北京 学生

任中胜(化名)北京大学学生

刘庆华 山东莱芜 退休职工

彭思思 程序员

张迅 互联网教育从业者 马克思主义者

吕正华 医务工作者

王立青 江西 毛泽东思想传承人

姜天云(化名)北京大学学生

乔立波 黑龙江 农民

赵安 江苏无锡

朱广峰 山西临汾 工人

邱新语(化名)泉州丰泽区 学生

覃国柳 广西壮族自治区

江飞 广西 自由职业

陈义胜 江西 农民

周重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在校大学生

杨霁昕(化名)广西学生

单意 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陈宇森 福建农林大学东方学院学生

李永杰 学生

陈云清 英国女王大学社会学博士在读

墨白 河南郑州 高二学生

姚去病(化名)广宁第一中学

曲豆蒸(化名)广宁第一中学

岳飞 浙江 学生

呐(化名) 河南 学生

曹建红 深圳 网约车司机

黎亚彬 海南海口

金岚岚 北京语言大学学生

汤沐钦 学生 社会主义者

谢敛 学生

何鑫宇 工友

林青青(化名) 广东潮汕 工人

朱茜琳 湖北 学生

清风漫步(化名) 电子工程师

郑俊英 河南 退休教师

李新建 西安 仪表厂退休职工

范书争 河南南阳 自由职业者

尹崇武 四川泸州 建筑工

古纪东 河南 事业单位工人

王占伟 河南许昌 农民

林彬扬(化名)九江市高中生

黄昭林 佛山 工人

胡志科 自由职业者

色公子(化名)清华大学学生

朱谞 南昌学生

Henry.L.Cheng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Candidate of Master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Politics

李家哲 自由职业者

黎计划 江西省赣州市 物业管理员

全球学者联署:

  1. 潘毅,香港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2. 邱林川,香港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3. 陈慧玲,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
  4. 李民骐,美国犹他大学,经济系教授
  5. 许准,美国霍华德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
  6. 陈玉洁,英国莱斯特大学,媒体及社会学院讲师*
  7. 孟冰纯,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媒体及传播系副教授*
  8. 陈敬慈,香港城市大学,应用社会学副教授
  9. 萧裕均,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
  10. 许辉,德国耶拿·弗里德里希·席勒大学,学者*
  11. 叶荫聪,香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助理教授
  12. 陈信行,台湾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教授
  13. 梁旭明,香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14. 冯建三,台湾政治大学,新闻系教授
  15. 徐进钰,台湾台湾大学,地理学系教授
  16. 张春炎,台湾国立暨南国际大学,东南亚学系助理教授
  17. 戴瑜慧,台湾交通大学,传播与科技系助理教授
  18. 林宗弘,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19. 刘纪蕙,台湾交通大学,社会与文化研究所教授
  20. 张跃然,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社会学系博士生
  21. 梁漢柱,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學系首席講師
  22. 夏鑄九,台湾大学名誉教授*
  23. 黄德北,台湾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教授
  24. 王君琦,台湾东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副教授
  25. 郭力昕,台湾政治大学,广电系教授
  26. 林雯,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地理、政治与社会学学院讲师

*同时名列于英文版联署名单

(名单持续更新)

英文版联署名单:

1 Pun Ngai,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 Jack Qiu,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3 Jenny Chan, Department of Applied Social Sciences,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4 Yujie Julie Chen, University of Leicester*

5 Ivan Franceschini, 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and Ca’ Foscari University of Venice

6 Ralph Litzinger, Duke University

7 Bingchun Meng,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s Science*

8 Jonathan Unger,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9 Alexander Day, Occidental College

10 Hui XU, Friedrich Schiller University Jena*

11 Rebecca E Karl, Professor, New York University

12 Seagh Kehoe,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13 Trebor Scholz, the New School

14 Anita Chan,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15 Gianluigi Negro, Università Della Svizzera Italiana

16 Christian Fuchs, Westminster University

17 Kaxton Y. Siu,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18 Eileen Bori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19 Doris Lee,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 Jacob Eyferth, University of Chicago

21 Daniel Vukovich, Hong Kong University

22 Michael Burawoy, University of Califotnia, Berkeley

23 Julie Green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at College Park

24 Jean-Philippe Béja, Centre National de la Recherche Scientifique

25 William P. Jone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26 Michael Honey,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Tacoma

27 Leslie Sklair,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28 Richard P. Appelbaum,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29 Sora Kim,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30 William I. Robins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31 Devi Sacchetto, University of Padua

32 Stephen C. K. Chan, Lingnan University

33 Elaine Hui,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34 Ruth Milkman, CUNY Graduate Center

35 Stephen Nugent, Goldsmiths University

36 Nik Theodor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Chicago

37 Mark Graham, University of Oxford

38 Eli Friedman, Cornell University

39 Christian Sorace, Colorado College

40 Kevin Yang, University of Essex

41 Nicholas Loubere, Lund University

42 Darwin Tsen, Carthage College

43 Brian Hioe, Independent Scholar

44 Maggie Clinton, Middlebury College

45 Tim Bartley,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

46 Hongwei Bao, The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47 Jeb Spragu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48 Bridget Fowler, University of Glasgow

49 Nelson Lichtenstei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50 Meaghan Morris, University of Sydney

51 Imre Szeman, University of Waterloo

52 Fuk Ying Tse, University of Warwick

53 Peter Birke, University of Göttingen

54 Daniel Fuchs, University of London

55 Thung-Hong Lin, Academia Sinica

56 Fabio Lanza, University of Arizona

57 David Brophy, University of Sydney

58 Elly Leung ,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

59 Zhang Shuchi, The University of Essex

60 Chloe Froissart, Tsinghua University

61 Lee Youngchae, Keisen University

62 Manfred Elfstrom, Harvard University

63 Jon Solomon, Université de Lyon

64 Lee Kim-Ming, Community College of City University

65 LEE Chun Wing, Hong Kong Community College

66 CHEN Kuanhsing, Center for Asia-Pacific/ Cultural Studies, Hsinchu

67 Lin Liyun, Center for Asia-Pacific/ Cultural Studies, Hsinchu

68 Yueran Zhang,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69 Bill Taylor,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70 Tianzhu Nie,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71 King-wa Fu,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72 Ian Cook, University of Exeter

73 Kenneth 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74 Regina Chung,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75 Wanning Su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

76 Susanne YP Choi,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77 Yunbing He,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78 Geoffrey Pleyers, Catholic University of Louvain

79 Andrew F. Jon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80 Qiaochu Li,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81 Tim Pringle,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82 Laleh Khalili,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83 Richard Mead,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84 Ganga,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85 Ken Yau,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86 John Faulkner,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87 FUNG Chi Keung Charles,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88 Paul O’Connell,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89 WONG Choi Fung, Caritas Institu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90 Angela Chiu, Independent Researcher

91 Sarah Mekdjian, University Grenoble Alps

92 Floyd Zhou,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s Science

93 hang Hengyu, Nanjing University

94 Jake Lin, Tokyo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

95 Don Wells, McMaster University

96 Kinpan Chau,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97 Miao Tian, Frankfurt University

98 Louise Tythacott,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99 Thomas Marois,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100 Guowei Liang,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101 Robyn Muncy, University of Maryland, College Park

102 David Harvey,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103 Elisa Van Waeyenberge,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104 Hai Ren, University of Arizona

  1. Joseph A. McCartin, Georgetown University

106 Samson Yuen, Lingnan University

107 Ma Ngok,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08 Gayatri Chakravorty Spivak, Columbia University

109 Cindi Katz, CUNY Graduate Center

110 Ma Sze Sze,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11 Jeffrey C. Isaac,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112 Benjamin H Johnson, Loyola University Chicago

113 Samuel Wu, Erasmus University Rotterdam

114 Edmund Cheng,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115 Aihwa Ong,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116 Peter Evan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117 Dorothy Solibger,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118 Andrew Newsham,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119 Tingting Zhang,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120 Michel Bonnin, Ecole des Hautes Etudes en Sciences Sociales

121 Callum Cant , University of West London

122 Robert J.S. Ross, Clark University

123 Annelise Orleck, Dartmouth College

124 Chris Till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

125 Susan Levib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Chicago

126 Sai Englert,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127 Dimitri Kessler, Economic Rights Institute

128 Julie Ham,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29 Jens Lerche,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130 Mark Selden, Cornell University

131 Chu-joe Hsia,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132 Yige Dong,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133 Chan Kit Wa, The Educatio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34 Maurizio Atzeni , Ceil Conicet

135 Subir Sinha,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136 Colin Sparks,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137 Jim Maffi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138 Yue Meng, University of Toronto

139 Jerome Hoffman, UCLA

140 Teri L. Caraway,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Twin Cities

141 Angela Xiao Wu, New York University

142 Yossi Dahan, College of Law & Business

143 Elaine McCrate, University of Vermont

144 Leslie Gates, Binghamton university

145 Markus Haunschmid, University of Vienna

146 Tom Armstrong,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147 Bruce Cohen, Worcester State University

148 Helga Zaunegger, Universität Wien

149 Benjamin McKean, Ohio State University

150 Dana Howard, Ohio State Universoty

151 Daniel Sidorick, Rutgers University

152 Stephen McFarland, The University of Tampa

153 Allie Robbins, CUNY School of Law

154 Chris Wegemer,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155 Tom Langford, University of Calgary

156 Peter Shrock, Southeastern Louisiana University

157 James R. Barrett,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

158 Patricia Mort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

159 Matthew S. Williams, Loyola University Chicago

160 Éric Florence, University of Liege

161 Marquita Walker, Indiana University

162 Thomas Stieber, University of Göttingen

163 Mary L. Gray, Indiana University

164 Karoline Duchene , University of Duisburg-Essen

165 Mary E. Frederickson, Emory University

166 Xiao Liu, McGill University

167 Lorenz Wolf, Universität Wien

168 Josef BAUM, University of Vienna

169 Stephan Ortmann,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70 Saul Thomas, 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171 Paolo Novak,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172 Chris Chase-dun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

173 Dan Graff,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174 Timothy Cho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

175 Michael Palm,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176 Nicole Mayer-Ahuja, University of Goettingen

177 Damian Tobin,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178 eredith Katz, 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

179 Anne Engelhardt, Kassel University

180 Alessandra Mezzadri,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181 Michael Fütterer, Paris Lodron Universität

182 Timothy Cho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

183 Victor Chen, 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

184 Fabian Namberger, 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

185 Feyzi Ismail,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186 Ulrich Brand, University of Vienna

187 Chris Rhomberg , Fordham University

188 Ho Sik Ying, Petula ,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89 Benson Wong,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190 Chan Yin Ha,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91 Wong Chi Wai, Community College of City University

192 Rose Luqiu,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193 Clara yuen,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94 Kenneth Chan,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195 Rose Luqiu,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196 Guanchen Lai,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197 Choi Po King,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98 Chun Chun Ting,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199 Manel Ollé, UPF Universitat Pompeu Fabra

200 Rolien Hoyng,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1 David P., Independent Researcher

202 Rolien Hoyng,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3 Jessica Sklair, School of Advanced Study, University of London

204 Winifred Poster, Washington University, St. Louis

205 David Burley, Southeastern Louisiana University

206 Lisa Leung, Lingnan University

207 SuLin, Heilongjiang University

208 Ryan Luk, UC Davis

209 Kenneth Yeung, L’université catholique de Louvain

210 Jessica Wong, École des Hautes Études en Sciences Sociales

211 Jay Lingham,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212 Jonas Riese, Friedrich-Schiller-Universität Jena

213 Oliver Scholten, Hermann-Gmeiner Berufskolleg

214 Louisa von Freytag, University of Göttingen

215 Jonathan Pattenden, 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

216 Christian Jooß, University of Göttingen

217 Nancy Holmstrom, Rutgers University

218 Jeroen Merk,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219 Richard Smith, Independent Researcher

220 Nancy Holmstrom, Rutgers University

221 Jeroen Merk,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同时名列于中文版联署名单

点击此处,查看抗议书原文


关于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网址更新实时信息以及翻墙防封锁访问方法,请下拉至文章页最下方查看!为支持进步学子共同关注传播扩散!

Read More

无边无际的黑暗,不休不止的战斗!——727被捕工人张宇的战斗宣言

2018-09-09

历史上黑暗的一天降临到了坪山,这一天我不会忘记,和我一起被捕的人不会忘记,相信那些坚守正义的人也都不会忘记。

2018年7月27日,在佳士科技工厂的大门口,29个参与“反抗佳士黑厂”的工人和学生全部被捕,无一幸免!

为了镇压工人维权,此次警方动用了坪山所有警力,将在场人员分五批关进了坪山区的五个派出所,关押我的是宝山派出所。

傍晚,天已经黑了,夜漫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跟我一起被关到宝山派出所的还有余浚聪、旷恒书、唐向伟、乔志强,晚上十点多,又增加了因去燕子岭派出所询问老公刘鹏华情况的伍双,一时间派出所里多了不少人,牢房外的机训人员也来了不少,他们玩着手机,不时瞪着眼睛蔑视下铁笼里的我们,好像我们会突然长翅膀飞走了一样,不一会他们又将注意力回归到手机上,如痴如醉般继续他们的王者荣耀,关在铁笼子里的我们毕竟没有游戏有吸引力!

给人充当打手的机训队员玩着游戏每个月工资也不会少,不需要像我们一样跟黑老板斗智斗勇。我们反抗黑厂,维护工人的尊严和正当权益,却还要被他们这般饱食终日的狗腿子殴打并非法关押,同一个画面下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不得不令人愤怒。

派出所里的警察戴着警徽配着枪,墙上还写着“为人民服务”五个字,眼前的这一切却让人觉得无比讽刺!

在宝山派出所待了一天一夜,我们也的确享受到了不一样的待遇和服务,派出所给我们的饭菜,没有一点点油水,稀稀拉拉的几片菜叶子屈指可数。至今我都不知道我们犯了什么大罪,要遭受如此非人待遇?该抓的人不抓,该改正错误的老板不改,吃人的黑厂继续吃人,寻求正义的工人却正在共和国的监狱里享受“大餐”,享受着非同寻常的待遇,墙上“为人民服务”五个字在漆黑的夜里变身为一个怪兽,张开血盆大口向我们扑来。

夜,越来越深,派出所对我们的审问一直没有中断。已经被提审的同志还没有回来,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将我押去审讯室,刚坐下我就发现桌子上的笔录书跟7月20日被捕时的格式不一样,这是是刑事格式的笔录书,我有些茫然,当场质问:“为什么是刑事案件的笔录书?我犯了什么罪?”提审员冷笑道:“这是上面的指示,你无需过问,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就是了。”看着对方一脸不屑,我暗想“这是什么人民警察?还为人民服务呢!对待人民的态度像大爷,没指望喽!”果不其然,接下来他们连夜审问了我长达六个多小时,审到我有气无力,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他们才勉强让我先回去睡觉。回到监舍时已经快天亮,躺在狭窄的铁皮板上,看看乌黑的天花顶勉强眯了一会,天就亮了。

第二天,我本来以为派出所会放我们出去,毕竟我们根本就没有犯罪!好不容易等到下午,却等来了一个通知,说我们都被拘留了,要被送到龙岗区看守所,时间长短不确定。听到通知的那一刻,我想起了指鹿为马的故事,还想起了残害忠良的场面……这暗无天日的派出所,无法无天的人民警察跟黑社会真的一模一样。我们质问凭什么拘留我们,得到的仍然只是冷笑和漠视。 去看守所的路上,前一天提审我的警察跟我说看守所只去三天,结果我还信了,现在想起来,什么人民警察的话都不能相信。我从龙岗区看守所出来的时间是一个月后的8月28日,整整关了30多天,这个数字与他口中的3天相比差了整整十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非法关押,也无需理由!

7月28日晚上八点多我们被押送到了龙岗看守所,办完一大堆繁琐的手续之后,已是晚上十一点多,我们被一个个带到了分配好的牢房门前,一个房间塞一个人,不准我们交流,生怕我们又想出什么对策来对付他们。我被分配到了37仓,其余的也都分配在了附近的仓,乔志强分到了我隔壁的38仓,我们两个离得近,便相互挥手以示相互鼓励,我心里暗自坚定,和我一道被捕的所有同志他们都不怕坐牢,那我又有什么好怕的,为了正义,也为了我们工人的尊严,我们必须坚持到底,决不妥协!

伴随着刺耳的响声,厚重的仓门被打开了,我大步走了进去,却被迎面而来的一幕惊呆了,不到三十平米的小房间里,竟然关押了有五十余人,床上睡不下,还有好多直接都睡到了地上,大家都光着膀子躺在光溜溜的地板上,我以前学过一点中医,知道这地上湿气重,躺久了是会得大病的。

进到仓里不一会儿,牢头站了起来,开始问我一些问题,问完后又骂又吼,让我把手里的东西都扔到外面去,我不同意,他就叫人把我进来时拿的衣服裤子都一并被扔到了外面,连内裤也不放过,还说这是规定。我想这看守所的规矩也够奇葩的,后来我才知道他和管教的关系不一般,所谓的规矩都是他定的,怪不得在里面那么嚣张都没人管,平时张牙舞爪大耍威风,看到不顺眼的犯人,就随意罚班。

牢头是牢里的老大,我们在里面吃喝拉撒睡都由他管着,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他跟土皇帝真的没什么差别。当然,这个土皇帝也得需要上头有人给他权利,这个人便是管教,听仓里其他人说,他和管教之间的利益关系可大了,家里人掏了几万块钱在牢里面买的关系,管教不知道得了多少好处,在这仓里不用值班,以后也不会调仓,他们里里外外串通一气,随意欺负其他犯人,让原本就龌龊不堪的大牢更多了无尽的黑暗,活生生一个人间地狱!

看守所的伙食很差,菜里面一点油水都没有,有时甚至菜都没有得吃,每天就吃白米饭,食不果腹度日如年,过着牲口不如的生活,不仅如此,稍不留神就要遭人打骂,每天都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

看守所里藏污纳垢,荒谬的事数不胜数,吃饭只给三分钟,洗澡也只给三分钟,值班不准上大号,走了关系给了钱就可以不用值班等等,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可恨又可笑。在里面的我们都不是人,连畜生的待遇都没有!看到其他人被欺负,我是看在眼里也痛在了心里,领导天天巡查,也都只是走过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管不问不作为。

我时常在想,我们还是不是活在法治中国的领土里,为什么看守所要允许这样没有人性的规章制度存在,为什么会允许掏钱买关系的犯人欺辱诚心悔过的老实人?既然都是来坐牢的,为什么一些犯人就可以骑在另一些犯人的脖子上?

看守所的黑板上写着这么一句话,”每个圣人都有过去,每个罪人都有未来”。然而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看守所根本就不是要帮人悔过,不是革新,不是教育,而是要把每一个进去的人都逼成疯子!

这就是龙岗看守所,一个只为利益交换,肆意榨取犯人钱财的地方,行贿受贿徇私枉法,欺压犯人无所不用其极!赤裸裸一个人间炼狱,全是黑暗,无边无际!

今天,距离7月27日已经43天过去了,还有4位兄弟被关在牢里,余俊聪、刘鹏华、李展和米久平,没有犯罪的他们已经被批准逮捕。更令人愤怒的是8月24日,声援我们被捕工人的正义人士在全国各地被黑恶势力暴力清场,吴海宇、胡平平、杨少强、尚恺等正义人士被非法刑拘,沈梦雨、顾佳悦、郑永明、徐忠良、岳昕等进步青年被无限期监视居住!

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为了一个黑厂,全国出动这么多的维稳之师对付我们手无寸铁,身无奇术的工人和学生;这是一种怎样的愤怒,只为寻求正义,工人和学生却遭到黑恶势力铺天盖地的暴力!

然而,我不相信黑暗没有尽头,我不相信正义得不到声张,我不相信颠倒黑白者会得到人民的支持!“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为了还在狱中的先进工人,为了仍然没有自由的左翼青年,为了心中的公平与正义,已经出狱的我将继续战斗,直到所有工人和学生重获自由,直到黑厂被绳之以法,直到光明战胜黑暗!

加入联署抗议请发送【姓名+职务】到邮箱:jiashishengyuantuan@gmail.com


关于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网址更新实时信息以及翻墙防封锁访问方法,请下拉至文章页最下方查看!为支持进步学子共同关注传播扩散!

Read More

缅怀伟人|毛主席,深圳工人有话对你说

2018-09-09

这是纪念毛主席最好的方式

1976年9月9日,一颗伟大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他来,改天换地,为革命牺牲六位亲人; 他走,没有为家人留下一分钱遗产。

毛图3.jpg

他在的时候,自己的生活近乎苛刻地朴素; 而有的官员,已经要替代人民,当家做主。 一想到人民还会吃二茬苦,受二茬罪,他不能安心地走:

“业未竟,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毛2.jpg

斗私批修是他未竟的事业,他走了,只能把希望与重担交给青年!

“我不怕累,我就是要想让更多的孩子见到我,让他们知道我对他们的希望。将来,我不在 了,有人要搞修正主义,就是现在在广场上见到我的孩子们当中,会有人记着我对他们的希望,记着我说的要反对修正主义,要敢于实行对修正主义造反有理。我多见一群孩子,多站一会,就多一份希望。”

毛4.jpg

主席的一生,最重视青年,最爱护青年。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中国的前途是属于你们的!”

毛逝世.jpg

但是,他走以后,时代落幕,风云剧变。

有的青年考上大学,走上精英之路一去不回; 有的青年利用职务便利,倒卖批条,挖掘了第一桶金; 有的青年把工人阶级的国企变成自己的私产; 有的青年出书立说,对他的时代全面否定……

血汗工厂.jpg

主席的遗愿,在血汗工厂的轰鸣声中,四散飘零。 毛泽东思想成为教材上的一个标题,被刻意忽略,再没有人提起。 他们不想让青年人了解主席,不想让青年人靠近主席。

但是,伟大的主席啊,“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这果真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致丽大火中逝去的83条年轻生命沉冤未雪; 富士康13连跳没有回音; 600万尘肺工友在病榻上呻吟…… 渴望答案的青年人,他们又望向了您!

主席走后的第42年,终于有工人说,争取权益不仅仅是为了自己! 因为他们是选择了毛泽东思想的工人阶级!

唐.png

“我们想建一个普工参加的、为工人服务的工会。”

为了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他们被工厂开除,被jc殴打、关押、辱骂、体罚。 唱着《红色娘子军》、《国际歌》的他们,被jc说是唱“反动歌曲”。

mmexport1536421061395.jpg

毛主席的好战士,是他们安稳做老爷的拦路石!

后来,各个高校的50多名学子汇聚在一起,为工友们讨公道。他们说:“我们不惧黑☆恶☆势力,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指引我们前行!”

横幅.jpg

紧接着,他们就被警察们暴力清场、做了很多天的“思想工作”: “信什么不好,偏偏信这种鬼东西。”

毛主席的好学生,让他们胆寒心虚!

默认标题_手机海报_2018.09.08.png

语录.jpg

今天,又是9月9日啊,主席,您知道吗? 您与劳动人民未竟的事业,终于有青年愿意承担!

花圈.jpg

可是,前进之路如此步履维艰!

主席的遗容还在北京的纪念堂被万人瞻仰 而主席的好学生、好战士被当作敌人,关进监狱、等待非法的审判…… 而许许多多声称怀念主席的人,却只是冷眼旁观!

主席的忌日过了10年、20年、40年…… 我们到底该用何种方式纪念主席

毛5.jpg

不要只是,去纪念堂看那冰冷的没有生气的身体 不要只会,在网络上歌颂主席,然后独自伤感哭泣 不要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下一代把他唾弃,带着对社会主义的回忆,默默老去

不! 如果主席真有在天之灵 他会对这些人说:“我不需要这样的纪念!” 正如他一开始,坚决反对保留自己的遗体。 主席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他最讨厌形式主义、脱离实际

去安源.jpg

如果主席还在 他一定会殚精竭虑 去解救我们的工人兄弟 因为他们的肩上,承载着全国工人阶级的希望 他们甘愿牺牲自己, 就为了让全国的受苦人看到一面久违的红旗!

6tian.jpg

主席已经走了,但他仍未彻底离我们远去 为什么? 因为那些追寻主席足迹的左☆翼青年—— 他们让毛泽东思想在中国延续!

平2.jpg

曾经,我们去纪念堂前排起长队 是为了感动自己

今天,我们为青年们摇旗呐喊 声援联名 是为了真正留下毛主席!

sy团大合照_heibai2.jpg


关于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网址更新实时信息以及翻墙防封锁访问方法,请下拉至文章页最下方查看!为支持进步学子共同关注传播扩散!

Read More